抖音国际版怎么看黄的

抖音国际版怎么看黄的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太古丹尊最新章节!

“可是,那又如何呢?”

西门刚发出沙哑的笑声,认真的看着秦浩:“我们三族霸占废土千年,底蕴强大不是能想象的,照手头这点资本,不过以卵击石。”

他清楚秦浩的目地是什么。

秦浩要救秦云,要破开血渊封印,放秦家老祖出来。

但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

三族族长和大长老乃元尊强者,拍卖场一出事,马上会感应到。届时赶到,反手就是一击。

秦浩愚昧小儿,拥有诸多靠山,身旁连个元尊也没带,自信的太过头了。“况且,找不到秦云的石像,只有我们三族的人才知道秘密位置。很不甘心吧?秦云为了救,落得石化下场,可却救不了他,是不是很讽刺?很无力,不如求我啊,哈哈哈……”西门刚充满快意的大

笑。

刚笑俩声。

砰!砰……

俩颗人头凭空落下,滚出一地血迹,停在了他的脚底。人头上,四双充满惊恐的眼睛,直勾勾的盯着西门刚。

晓晓的记忆

西门刚的笑声嘎然而止,双目一瞬赤红,怒吼一声:“不!”

眼前俩颗人头不是旁人,是西门家族的大长老,和独孤家族的大长老。

他们和皇埔家族的大长老皇埔回春并列,修为达到元尊境一重,肩负着看守秦云石像的任务。

可是如今,俩位元尊的头颅被人割下。

头颅上的表情非常惊恐,好似死前遇见了异常可怕的事情。

“是谁?是谁?”西门刚歇斯里地的怒嚎着。

却见拍卖场的空间猛然一震,形成一团漩涡,有名鹤发童颜,手提拂尘,戴着一顶绿油油尖帽的男子出现,从漩涡中走出。

无疑,是占有独孤玄霄身体的老妖。

刚才那俩个人,是他杀的。

但此时西门刚并不知道独孤玄霄的灵魂已被老妖吞噬,他惊喜的喊出一声“太上长老。”他甚至忘了俩名大长老的惨死,他只有激动。

伴随独孤玄霄出现,他和三族弟子就不用死了。

“太上长老,您是独孤家的太长老独孤玄霄!”望着气度不凡、渐渐走来的男子,西门刚喜极而泣。

三族弟子一听,身体仿佛一下子跌坐在地,纷纷擦起额头冷汗,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。

“实在太刺激了!”

武者人群中,王狗和朱波浪也抹了一把脸庞汗水。

“这次死的人,要变成白发小子和丹阁了,哈哈哈……”

纳兰尔泰拍了拍自己的将军肚,他早说过秦浩会死的。

可忽然间,老妖诡异一笑,头顶的帽子飞起,径直朝着摔坐满地的三族子弟头顶笼罩过去。

中途帽子越扩越大,打着旋转,边缘震出一层绿光,逐渐化为长宽各五百米的巨物,形同巨锅。

砰一声闷响。

把不及反应的三族子弟尽数寇了进去。

紧接着,强劲的绿光在帽子上狂闪,里面传出三族子弟惨绝人寰的凄厉喊叫声。

时间很短,只有三息。

这顶帽子又缓缓升起,缩回原状,回到了老妖头顶。

而拍卖场中再无一个三族子弟,只剩满地累累白骨!

“我的老天爷!”

“那帽子是什么东西?”

“居然把三族后辈活生生炼化了!”

“出手之人不是独孤家族的太上长老吗?为何向自己的子孙下如此毒手?”

这一刻,武者们俱惊。

“玄霄太上长老,疯了?”

西门刚五官扭曲,满脸惊喜化为震怒,以及不敢置信。

“谁特么是们太上长老,老子是浩气盟的副盟主,请对我客气的尊称一声‘二爷’!”

老妖朝西门刚翻了翻白眼,怀疑对方有没有脑子,然后嘿嘿笑着,在秦浩身前躬身一礼道:“主人,秦云小哥的石像我带来了,据点内所有看守者,俱被我斩杀,包括这俩名低阶元尊。”

老妖指了指地面的俩颗人头。

诚如西门刚所言,秦云石像的藏身地点,只有三族的人才知道,而且,必须是三族内部地位很高的人,才有资格知道。

一开始,老妖以独孤玄霄的身份,接连问了独孤家族几百个族人,都没有查出来。急得他差点直接找现任的族长。

但他最终忍耐下来。

三族族长皆为元尊高手,老妖对付一个可以,对付俩个自己要完蛋。

最终,他幸运的逮住了内门三长老,才审问出石像地点所在。

而那里,却有俩名低阶元尊看守。

这让老妖有点难办,他救人容易,把石像完好无缺的从俩个元尊面前带走,有些难度。

石像易碎,承受不住半点攻击。

所幸老妖再扮演一次独孤玄霄,出其不意将俩个大长老收进了帽子里,才把石像带回。

言语之间,他的空间戒指一闪,一尊巨大石头“彭”一声,砸落场武者们面前。

巨大石头是俩个人的身躯,躯体严重扭曲在一起。

分别是秦云和皇埔回春。

至今,秦云还保持着封印皇埔回春的动作,双手死死抱住对方的腰,然后头部昂视向上,嘴巴大大的张开,似乎在呼喊什么。

看到这一幕,秦浩的耳畔隐隐传来一个震天的声音“逃,逃回去,成为元王强者,带人破开封印!”

这就是当时秦云的交代,也算是遗愿。

“老表。”

秦浩的眼睛有些湿润,站在石像前,手指轻轻从秦云的面颊滑过。

即使是化身石像,可秦云满身的创伤依稀可辨。

轰隆!

西门刚震惊的身子一仰,蹭蹭蹭,狼狈摔坐在地。

三族后辈被独孤玄霄一人屠尽,其中还包括他的孙子西门铁。

不,那不是独孤玄霄了。

“哈哈哈,天要亡我三族,亡我三族,苍天无眼呐!”

西门刚痛失亲孙,老泪纵横。

他不知道独孤玄霄身上发生了什么,总之,对方不再是他认识的太上长老,是敌人。

“老天让们活下来,才叫苍天无眼呢!”

阿珂抱起双臂,冷冷的笑着。“但那又如何?解得开石化吗?不能,还有断天涯和他女儿身上的毒,乃皇埔族长亲手所炼,皇埔族长是名元尊境炼丹师,拍卖场上提供的解药是假的。即使老夫身死……却救不了任何人,统统要给

我和我孙子陪葬。”

西门刚咆哮一声,身躯至地面弹射而出,捞起大盾朝秦浩砸了过来。

“滚一边去吧!”

老妖轻描淡写的一掌击出,手掌穿透盾牌,盾牌被巨力震得四分五裂。

然后这一掌重重打在了西门刚胸膛,胸膛被完击穿。

彭!倒地身亡。

头像
admin